“隐身”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
来源:“隐身”状态的狙击手有多难被发现?发稿时间:2020-04-08 09:56:17


文件显示,同期警队曾有65日出动俗称“水炮车”的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使用警棍的事件为104宗。

中新网4月8日据香港文汇网报道,香港保安局在8日回复特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从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2月29日,香港警队在处理修例风波引发的非法游行聚集和暴力活动的行动中,使用16191粒催泪弹、1880粒海绵弹、10100粒橡胶子弹、2033粒布袋弹、19发实弹。警队还曾使用1491樽胡椒喷剂、107樽催泪水剂,以及约40樽胡椒球。

杨勇回忆,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幸运的是,在芬兰一个旅游点,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他也是重庆人,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就和我聊起天来,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就给了我一个。”

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正吃的时候,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野餐”蹭酒喝。结着酒劲儿,两人聊得很投机。得知杨勇正在“流浪”,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托尔卡切夫,听到杨勇的经历后,便邀请他住上几日。为表达感谢,杨勇决定展示“中华厨艺”,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没想到,给他们辣得不行”。

据杨勇回忆,自己当时是有些紧张的,而且语言又不通,与交警交流都是通过手机翻译软件。情急之下,杨勇向在圣彼得堡的一位华人朋友求助。这位华人朋友在电话里和交警简单沟通后,明白对方要送杨勇去位于普斯科夫州的豌豆湖疗养院进行检测隔离。

就这样,杨勇开始享受俄罗斯医护人员的免费医疗服务:抽血,口、鼻腔粘液提取化验,还成了当地媒体上的新闻人物。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红瓶)和酱油(黑瓶)(受访者供图)

杨勇坦言,在欧洲确实遇到过对华人面孔保持警惕的人,记得在一处景点想找人帮忙拍照,有两三个人是表示拒绝的,立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次。”

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