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证实将出台戴口罩规定并称围巾更厚比口罩好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西村明宏在3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由于全体内阁成员出席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策总部会议现场人员密集,今后安倍不会缺席该会议,但麻生太郎将不再出席,同时,政府内阁也在探讨由内阁大臣和副大臣轮流出席新冠肺炎疫情对策总部会议。日本《每日新闻》称,此举是为了避免作为行政长官的首相与内阁二号人物同时感染,导致政府机能停滞。还有观点认为,鉴于包括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内的多国政界人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为了分散风险,安倍内阁才决定采取分别出席的方式举行会议。

其次,各国过去两个多月的抗疫表现将改进“国际关系行为正当性”的基础。抗疫的“国际行为正当性”源自一国内部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还是主权绝对观已经引发相关国家争论。疫情严重传播将促使人们在“民主抗疫”与“主权抗疫”间寻求妥协。去意识形态化与弱主权化,将很大可能会成为国际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的普遍行为准则。

鉴于国际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完善将是影响国际关系格局重塑的关键要素,对该领域的关键国际机制世界卫生组织(WHO)给予更大程度的赋权与赋能成为当务之急,共同建设和提升以联合国为中心、协调各国共同行动的应对机制刻不容缓。另外,二十国集团、上合组织、东盟、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亦亟待将公共卫生安全纳入其关键议程。可以预料,公共卫生安全将主导今年国际事务总体议程安排,区域乃或全球性相关治理机制的完善将会成为国际关系格局重塑是否成功的重要衡量标尺。

第五,新冠疫情的全球应对,客观上会巩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中国外交理念将会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疫情会深刻改变国际贸易产业链与供应链布局。中国目前克服疫情的成功表现,客观上增加了世界对中国的信心,中国作为全球经济稳定与深度融合之“锚”的地位更趋牢固。抗疫过程中,中国与日韩意等诸多国家相互驰援的经历,也在改进各国民众的“中国观”,推动各国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理解。

印度卫生部官网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4月2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20:30),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2069人,其中死亡53人,治愈出院156人。

首先,世界经济领域近期已发生的诸多事件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很有可能会导致一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这将会根本性地改变全球化这个数十年来世界总体稳定支柱的内涵,促成当前国际关系格局的重大重塑。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蔓延表明,以人员、资金、贸易、信息等要素顺畅流动为关键特征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存在致命缺陷。它没有充分关注到人的健康与生态环境的重要性,这导致在当下疫情打击下全球化进程出现“暂停”现象。如果不能进行深刻调整,全球化自身受挫将会进一步导致一些国家走向自我封闭的民粹主义之路,那很可能将引发全球性动荡。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

日本采取议会内阁制,与欧美等国宪法不同,《日本国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在首相缺席的特殊情况下,由谁来接替首相位置。不过,日本《内阁法》第九条规定:在内阁总理大臣发生意外或缺失时,内阁总理大臣预先指定的国务大臣会临时执行其职务。换句话说,由哪位内阁成员临时接替首相职务,完全由首相本人决定。

然而,参考以往案例,由内阁官房长官临时代理首相职务的情况比较普遍。在1980年的日本国会选举中,时任首相大平正芳在大选期间突然去世,当时的内阁官房长官伊东正义就临时代理内阁总理大臣。2000年4月,时任首相小渊惠三因中风入院,他就指明内阁官房长官青木干雄临时代理内阁总理大臣。有分析称,由于麻生派在自民党内颇具影响力,且安倍与麻生太郎私交甚笃,所以安倍有意让麻生作为临时首相人选。